【玩家心情】莎莎归来大约在冬季


发布时间:2010/09/17 浏览次数:xxx
 

邯郸城飞雪,桃花岛花开,而风沙却总在不期然的时候抵达, 风沙过后,你便不见了。我重新踏上来时的路,寻找一起走过的足迹。那从身体里发出的呼唤啊,在暗夜里,声声断断。究竟是怎样的力量让我错过了你?我们携手,走过邯郸那么长的一段距离。。。你走后,人们沿着我们共同走过的每个地方,试图寻找我们之间的故事,或者关于故事的蛛丝马迹。  而他们终于空手而归。于是,他们开始怀疑自己,之前所有故事,不过是自己的捕风捉影而已——他们,从始至终,就没有一起出现过?而那原以为可以传世的爱情,还没来得及,便倏地远去了。几世的轮回里,我们终于,擦肩而过。

                                      引————       

 当夜,我坐在邯郸城皇宫的台阶上,夜的星光特别好。那些破碎的星光如同蝴蝶如同扬花一样柔柔地泄在我的肩膀上面。沐浴在月色里,我望着深蓝色的天空小声地念着莎莎的名字,我仿佛看到了她的面容在天空上面,又高又浅又明亮,无法触摸,无法靠近。一年了,莎莎离开邯郸城快一年了。常常夜里,梦中惊现,我于是执拗地放了一只只的信鸽出去,想象着落在了莎莎的臂膀上......我记忆中的莎莎,表情永远如同春天里的百花般灿烂。

     思绪如决堤的滔滔江水还没来得及在空荡的旷野中泛滥开来,邯郸城南大门人声鼎沸,哨骑来报,敌人入侵。

     来不及多想,抖了一下史诗画影,反身跨步上了我的白马。直奔南大门......啸啸嘶鸣的马声拨撩了在我心底许久的那股热血。此刻,皇宫左平台静寂无声,数百名城中兄弟列成方阵,每个人头上都一式系着红色头帕,扎着簇成白莲状的宽幅腰带,脸色庄重,目光坚定。只等我一声令下,痛击来敌。

     只是,此刻嘶杀的背后,少了你莎莎凝望关切的眼神......

     曾经多少个这样抗击外寇的日子里,我身后总有一种撩人心魄美丽动人的声音,大少小心,脚下有雷!

     终于这样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忆往昔你我一起的日子,天格外蓝,心格外澄清,人格外容易感动。我们会在阳光下自行褪去平日沉重的种种心情,对彼此诉说着些极难想象的脆弱.只是觉得日趋粗糙的我,也在某个时候拓了真情的印。一句,当年那样美好的午后阳光永远不会变,一不小心就会潸然泪下。心情烦闷的时候我们会牵着马儿步出邯郸城,城外清新的空气和湿润的泥土沁人心脾;舍山涧小路,策马跃入幽影湖,双箭合壁,湖底多少妖魔鬼怪在我们的落日箭下闻风丧胆魂飞魄散。而淘气可爱的你,在拿到怪物身上掉落的宝物时,总是来一句,哎哟喂。。然后就那样看着我,眼里闪着幽幽的光......那刻,世界凝固了。

     岁月如白驹过隙,从相识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二年……

     有那么的的一天,你很突然地告诉我,你要离开邯郸……

    莎莎,你还好吗!?

    我独倚楼兰,为远方的你孤单而执着地守望, 满天寒星,是不是你深情的双眼? 萧萧落叶,是不是你漂泊的心灵?

     又是一年冬来到,柳絮满天飘。如今的邯郸城,已经物是人非,曾经的琼楼玉宇,经过了无数次战火的洗涤,现在尽是残恒断木,唯有那皇宫门口的那樽白雪皑皑的石狮子,傲首苍穹,岿然屹立,和这里的人们一样,一刻也没有放弃过抵抗外来入侵的战斗。仿佛,又听见了药店老板家 17岁小女儿在喊莎莎:莎莎,你妈叫你回家吃饭...莎莎一边扔我雪球,一边顽皮对我喊:冲啊吃饭去。银玲般的笑声丢在了风里,裹着雪花,飞舞在天际......

     邯郸城的冬季,凝住了我一生中最美好的回忆。

     斜阳西去,一只巨大的白鸟从邯郸城墙上空低低地飞过,然后无数的鸟儿擦着我们的头顶飞过去,我听到翅膀在风里鼓动的声音,那些巨大的白色飞鸟全部隐没在天的尽头,然后苍蓝色的天空上面依次出现了那些我一直不能忘记的人的面容,终日不善言语却武艺超群的皇朝清风,外冷内热的刀剑狂,热情助人博爱顾家的西门。还有无数已经记不起名字的兄弟姐妹,和那些在护鼎战中死去的人们,他们的微笑弥漫在天空里面,最终如同雾气般渐渐消散了。岁月悄然逝去和莎莎发生的那些点点滴滴,就如同是昨日刚刚发生过一样,那样的清晰,那样的令人难忘…日子依然流淌如河水。有时候我躺在络邑高大的栗子树的树干上的时候,我总是眯起眼睛望着天空那个潮湿的红日,如同躺在河底,看着水面的落叶无声地漂过去,然后再漂过去,漂到莎莎门前那条汩汩流水的小河旁,翘首张望......

    络邑皇宫的月老始终是那样的和蔼可亲,拿玫泛着黄光的戒指,口中念叨:有缘千里,情牵一线。见证了多少分分合合,依然乐此不疲。络邑城的客栈依然人来人往,形形色色七国人们风里来雨里去。酒娘还是那么的热情,用家族的陈年好酒招待着四方来客,尘世的喧嚣依然如同不灭的经年一样流转不息,日升月沉,草木枯容,繁华如同桃花岛王铁匠女儿身上的纤纤素衣,一簇一簇抖落。那些倾国倾城的女子依然在编织着如梦的歌舞升平,那些快马平剑的骑士们依然奔驰在空旷的风尘之上苍穹之下蓦然回首来路的凄惶与悲壮,谁知道那飞扬的长袍和闪电般的剑锋下,埋葬了多少等待的目光,以及多少曾经清晰得毫发毕现的青葱岁月和回忆。

    只是莎莎,你归期几何?——————

                                                                                

                                                                            纪念飞雪流云永远的酷炫莎莎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7471号